eF

あの雷神 歌う日 わずかに

他們再度見面是在葬禮上。

靈堂中空曠無人。大哥一瞟見他,便惶惶踱步而來,面色戚戚,劈頭就是一句,「你可別怨他。那孩子……」旋即,卻再也接不下去。

他從未見過這樣的大哥,平日的沉穩自持全失,可也稀奇極了。一如大哥從未將他視為孩子一般,在家業上,他倆地位始終是平等、相互制衡的,無論提議時、表態時、決斷時。但二哥就不同了。直到這個歲數,他清楚明白獨獨唯有二哥仍會被大哥視為年幼者看待,即便後者總對此忿忿難平。

明明沒什麼不好的。他默默想道,年幼者未必就是弱者啊。大哥也只是始終放不下二哥而已,誰讓他們家裡的孩子們性子一個比一個還倔呢。

一直以來,家規的訓練便是無論何時都應隱藏真正情感,冷靜沉著地...

Let the world be turned to dark despair

Death may come, yet still this one thing I swear

All my life I've lived for you alone

and in your arms my sins become atoned

I am home

騎到差點撞到電線杆之後就徹底清醒了

南境。

進入邊陲。

永恆無盡的白夜與夢。星火一閃即逝,削尖了側臉的輪廓。像是捧在掌裡一刀一劃地刻著鏤著,雕上浮生的花紋,然後將那些潮濕、捲曲、細小的木屑與石渣滓收集起來,一點一點捻著,直到指尖摩擦成繭。

星之夜沒有下雨,但冷,連髮梢都像是浸潤在沼澤裡。淹蓋至腳踝的是淚抑或蜜。成千上萬的諸星之眸正注視著你,而你眼底拌著迷離光彩。

如同細錦一般,憂纏綿綿。

我聽著那人五年前遺留下的音樂。
一如往常熟悉的旋律。有點冷的感覺。有點寂寞。
有點悲傷。
零落的悲傷。
像是要投身靜謐的夢境那樣陷入了沉睡。
我想知道在這樣的早晨你看見了什麼。
忽然想起了文學少年的憂鬱那般的前奏。
あなたにはこの世界の彩りが どう見えるのか知りたくて今

那肯定是,既單薄又鮮明、像是黑白的濾鏡底下催生的產物,宛如滴在玻璃窗上的雨滴痕跡。柔焦的靜物。咖啡杯緣上冒著的白煙。午後安靜的日光。
那樣般的顏色吧。

希望一切順利

人工智慧會愛上大學教授嗎

看完節錄實在有點難過
冽崔太不懂絳風了 看自述就覺得冽崔所知道的絳風並不是他全部的和真正的樣貌
絳風好像總是被認為成是很冷酷無情的形象XD雖然他可能確實有點 不過其實他對自己人都不會太差
冽崔自述裡面提到自己救了那麼多迴沙人 絳風回來以後知道的話說不定會殺了自己 現在想起來根本不會發生那種事情XDD希望總有一天他們至少能夠相互理解,畢竟是兄弟啊
還有我又記錯盛宴的時間了,可惡

手快斷了
好老

天啊 天啊
樂紡快點去結婚啦 有夠好吃的狗糧誒

按下去才發現抽錯池了 超想回到上一秒去制止那個分心的自己
雖然有五星禮裝也不錯啦……
新池裡最想要的禮裝居然是認識的大大畫的 超級感動 到底要不要去私他呢……

現在想起來,妳所說過的話還真沒有一句是錯的。
太多太多東西,予以我都只是被糟蹋而已。
我該早點察覺到的。

00 於鏡中與你相對

「——你認為,我們是什麼樣的關係?」

男人坐在長桌的另一端與他遙望,白皙的手與其說是握著銀製刀叉,姿態更像是把玩。他轉動纖細的手腕,順著盤中里肌的花紋一點一點地切開主菜的牛排,帶血的。

他聽見男人那鑲貼上金箔般笑意的聲音從十幾尺外響起,不禁懷疑隔著這麼遠的距離聲波的傳遞是否會出現延遲。像是要確認一樣,他緊盯著男人上下開闔的嘴唇,卻被星辰似的皓齒引去了注意力。

「我們好比最親密的友人,親人,家人,情同手足。我們既像兄弟,又像戀人,也可以是上司與部屬,上下君臣,父兄之誼。但凡你所想到的任何關係,任何對情感、欲望的渴求,都能夠從我身上獲取。」

既像隔著十年的鴻溝,又像隔著悠悠長川、隔著無數烏...

夢WWW到WWW小WWW金WWW女WWW裝WWWWW

Kalafina要解散了。

聽到消息的時候非常難過,雖然之前耳聞梶浦製作人和公司內部不合而退出的消息,那時開始就很憂心Kalafina今後的發展,不過沒想到這天來得這麼突然。

歌手或許是一個團體的骨幹,但是若沒有了靈魂,無法憑依的歌聲終究也是會消逝在風中的吧。梶浦的音樂即是靈魂,完美地詮釋了三位歌姬各自的特質與定位。不是要否定個人的價值或魅力,只是千里馬仍須伯樂,沒有了梶浦,這個音樂團體也只是風中殘燭了。

第一次接觸到她們的歌剛好也是出道那一年,空之境界一直都是我最喜歡的作品之一,不僅因為本身的故事劇本,為動畫版畫龍點睛的一大功臣便是那完美呈現出原作空靈氛圍的音樂,以及時而空曠、時而溫柔、時而激昂的片尾曲。那大概是我此生聽過最棒的和聲,要說是天籟也完全不為過(笑)
我的耳朵不算特別靈敏,對音樂的感受性也不是特別強,儘管如此她們的音樂還是讓我大為驚艷,以前我老是覺得複數的同性歌手一起唱歌的話聽起來都差不多,但Kalafina卻是第一個我能夠清楚分辨每個人聲音的一團XD雖然可能多少跟年紀有點關係,不過無疑地她們帶給我的初衝擊與啟蒙正是不可取代的。

Kalafina結成至今已經11年,去年剛好是十週年,巡迴有幸來到臺灣,當時義不容辭地和朋友一起去了,沒想到卻也是最後一次體驗,現在感到既是慶幸又是不捨。還記得當時的安可曲是五月雨が過ぎた頃に,聽到Hikaru說能夠像這樣聚在一起把歌聲傳達給大家實在太幸福了,竟不知不覺哭了。
這份心情也是同樣,能夠遇見她們與她們的音樂,伴隨了我至少一半的青春年華,實在是件幸運的事。如今大約也只能獻上無盡的感謝與祝福了吧。願將來一路安穩。

如同歌詞所說
我們會在夢中相見
逐漸消逝的歌聲也有好好地傳達到了。

謹獻上2017/7/16
Kalafina 9+ONE
那一日看到的天空。

夜散

他喜歡夜間散步。

傍晚時下了點雨,濕氣很重,連湖上都起霧了。他想起了蘭斯洛特的傳說。雖然並沒有什麼直接的關聯就是了。

他踽踽獨行於青石的磚道上。不過,並不是只有他一人。他身旁有另一名男子與他並肩而行,雖然他們並不認識彼此。

那個男人全身刺青,身穿背心,由於夜色濃稠而晦暗,所以他看不清對方下半身的服裝樣式,但他有種莫名的預感,大概也是普通牛仔褲吧。

他們像多年交情的故友一樣結伴而行,路燈下的交錯散亂的人影拉得很長,宛如印在古卷軸上的魑魅魍魎水墨畫。他奇妙地感到安心。

下一個昏黃燈光的路口,他們分開來了,走上不同的分歧,頭也不回。

不知道為什麼
好像越看著別人的生活方式就會越想殺死自己
就算那麼努力想改變現況 可是根本一點用都沒有
真的不能再對自己抱持任何希望了
我就是個100%的廢物,沒有任何雜質的垃圾
只要一人以上的場合都會覺得無地自容
好想哭
眼睛好痠
到底還有哪件事情是做的好的
下定的決心也根本一點都不值錢
大概跟一些無謂的堅持一樣都是廉價品吧。
心跳既嘈雜又笨重
都覺得是一種負擔了
好想把心臟挖出來
拜託讓我好好睡吧
別再跳了 吵死了
如今到底又是為了什麼意義而繼續鼓動
成了日夜顛倒的怪物
刻意對人冷漠、無意識對人冷漠
其實結果都是一樣的
開始無差別形成對他人的厭惡
你看,你又再給別人添麻煩了
幹勁到底是什麼能吃嗎
可以的話我也想幸福
可以的話我也想快樂
可以...

from:『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ユニットソングCD Eden / Eden【Eve(巴日和(CV:花江夏樹);漣ジュン(CV:内田雄馬));Adam(乱凪砂(CV:諏訪部順一);七種茨(CV:逢坂良太)】 [180221][-]

喔喔喔不得了##

沉月之鑰同人二創

太久以前寫的已經忘記原本要寫什麼了
總之是參考了一下沉月世界觀的OC們的故事
雖然注定要坑了但姑且紀錄一下。


那是一個清涼而寂靜的夜晚。


不知是否是因為剛下過的那種雨,抑或水池本身便匯聚了龐大的水氣,近水處周遭一帶迎面而來的空氣皆挾帶了冷涼的濕潤,一但靠近,連肌膚都能得到滋潤。彷彿滲入骨髓中的涼意像是打通了血脈一樣沁人心脾,令人通體舒暢。


而他的意識也一如從池底慢慢浮起來般,逐漸被放大、聚焦,去除雜訊、清晰化。他花了幾秒才意識到自己確實在上升。真正意義上的上升。他整個人都浸泡在冷水裡,肉體的重塑在幾分鐘前已經完成,原來那種宛若小蟲自四肢末梢一路緩緩攀爬至軀幹正中央...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https://m.weibo.cn/status/4194444528129413
被BAN掉之後一直忘記補貼
終於考完啦hhh

自嗨的寫手問卷

別人在讀期末我很開心地在這裡寫問卷(滑稽


存在於心識幻想中的aspis。
就算沒有實質的形體,其致命的劇毒亦能將我殺死。
美麗無比。

生日快樂。

僕は明日も忘れないよ

氣泡水也太難喝了吧 那兩箱不知道要怎麼辦……

我的榮耀,我的至寶。
謝謝你。

我最討厭自己心軟。


跟被人利用。


所以你期待著的 也只不過是他人的好意而已吧。

無關乎對象是何人,只要能夠回饋你就好了

只要會聽你抱怨、疼惜你、替你著想,並且完全不會不順你的心意。

會為了你而順應,而你完全不需要再調適與改變。


──所以說,你口口聲聲所言的改變,終究也沒有多少可信度。

充其量也不過是這種程度罷了。

從來沒有人能夠跨越我這一關。

所以最終留下來的就只有我一個人。

我永遠不會是失約的人。對我而言這樣足矣。


你只是 想被愛著而已吧

所以 真正被否定的人是我才對。

那麼你又憑什麼做出一副被害者的態度?

我什麼都沒有做。

又或者說,我所犯下的錯誤,正是因為無所做為。

如果被視為加害者,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然後夢到了那樣子的一個夢。一個遙遠到連自己都已經忘卻、不會再在意的往事。

我還在期待著












所以說,我真的受夠了,全世界都別再對我抱以期待了好不好

每日慣例抱怨

哇,我又要來抱怨了XDD

總是有人會說「我明明就過得比你辛苦,而你憑什麼抱怨」

這種說法真的是......讓我無法苟同耶XD

好啦我知道我已經算是很幸福的類型了啦,還這樣抱怨東抱怨西的真的也是很不知足

但是是人總是會說喪氣話的吧......我也不是都一直一味抱怨而沒有做事,正確的說法應該是 真正有在做事的話根本也不會計較這些,畢竟忙都來不及了XDDD

所以說那種凡事以自己為出發點考量事情的人,雖然也不能說這樣是不對的,不過相處起來真的頗累,尤其我是懶得顧慮別人的類型,好像也沒資格要求別人要顧慮我喔XD
所以唯一的方法不就是減少接觸了吧,也許有些人註定就是合不來吧,這種事情強求...

我不懂為何我抱怨的時候還要顧慮到別人的感受。

我都已經心生不滿想發洩的時候為什麼非得聽你說教不可啊?

可以學習一下課題分離嗎

我討厭那種 「因為我懂得比你多 我經歷的事情比你多 所以必須聽我的」的想法。

還有,為什麼一定要強迫別人接受你的想法啊,我都沒干涉你的想法了,你憑什麼對我的生活方式指指點點......

還有喜怒無常的脾氣也是......每次都先發脾氣再道歉,到底有什麼意義啦XD

也許因為我就是不習慣顧慮別人,明明每次抱怨了都只會造成別人困擾,影響別人的心情什麼的XDDD

不過至少還是我個人的空間,我想我應該還保有一點說話的權利吧XD

逼不得...

廢快

ACS弗萊雙子速寫  深夜自我放棄 
廢塊


他一直沒說,雖然看到伊薇穿著晚禮服的模樣脫口而出的是一點也不討人喜歡,但其實他認為那樣的姐姐真的很美。 


伊薇•弗萊在他心目中,一直都是最美的。這個世上不會有比姐姐更漂亮的人了。雖然臉上有著雀斑,但他並不認為那是瑕疵,反而像是淘氣的生動點綴。褐色的辮髮在腦後編成典雅的樣式,簡潔而富麗。她的眼睛和父親如此相似,嚴厲卻挾帶一絲柔和的寬容。而這兩樣東西只有他能夠同時得到。


只是,比起華而不實的禮服,還是刺客的裝束更適合伊薇吧。並非是什麼小孩子氣的理由才讓雅各這麼想,因為伊薇是那樣沉著靜謐、...

1 2 3 ————
©eF | Powered by LOFTER